——从宁波制造看中国制造的发展逻辑

  • 时间:

【5G新号段下月放号】

新華社寧波8月13日電 題:28個!這座城市為何擁有數量最多的“隱形冠軍”?——從寧波製造看中國製造的發展邏輯

和“執拗”相對應的,還有對融資、擴張相對“保守”的心態。記者調查發現,這些隱形冠軍企業通常保持較低的融資杠桿,不刻意追求規模,不聚焦增長速度,穩扎穩打,保持自己的節奏——

新華社記者張辛欣、李坤晟、屈凌燕

寧波北侖,記者見到了國際服裝大牌背後的“巨人”——申洲針織有限公司董事長馬建榮。深耕服裝加工幾十年,申洲早已牢牢掌控全球針織運動服飾供應鏈。

1985年,44歲的茅理翔以幾台舊沖床和少許資金起家創辦慈溪無線電九廠,創業伊始就遇到行業調控,工廠8個月停工,6個月發不出工資。

敢於瞄準核心技術,敢於對標世界巨頭,敢於投入不斷創新……敢想敢做,是這些企業最突出的共性。

“申洲有能力,有資本,就沒想過做品牌嗎?”

寧波製造的魅力,富有啟迪。一批敢想敢做的“螺絲釘”企業

如果說對目標是否堅持,決定了企業能否走下去;那麼對待失敗的態度,決定了這條路能走多遠。

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

隱形冠軍,泛指在細分領域絕對領先卻不為人熟知的企業,被視為製造體系的“螺絲釘”,是衡量一國製造基礎和發展潛力的重要標誌。

有人說,企業的天性是逐利。或為抵禦風險,或為掙一把快錢,涉足廣泛的現象在今天很普遍。但在寧波隱形冠軍企業身上,卻有著這樣一種“執拗”:只會花“笨功夫”,只埋頭一個領域,即便已經成為行業龍頭,仍不偏不離。

這也正是這些冠軍企業給予我們的啟迪。

在寧波博德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記者見證了現代工業的“精度”:直徑只有髮絲六分之一的切割絲,是手錶、飛機發動機等精密設備的關鍵部件。

在工信部公佈的國家級製造業單項冠軍企業名單中,寧波有28家企業上榜。為什麼他們可以成為冠軍?成功背後有哪些密碼?

市區驅車幾十公里,記者來到寧波慈溪,一家名為“寧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的行業冠軍坐落於此。

“我們不求快,一年邁一步。”他說,企業的佈局源於對客戶需求的瞭解,吃透行業發展趨勢,地位才能更加穩固。

然而,困難總是一個接著一個。

公司總裁萬林輝說,長期深耕切割絲領域,博德高科在一根金屬絲上做出了10餘項專利,占領國內切割絲高端市場70%的份額。

缺乏超大規模的“航母”企業,也沒有太多耳熟能詳的品牌。寧波,在中國經濟版圖中似乎“辨識度”不高。

“做專才能做強,這個順序不能變。”邱智銘笑著說。

一支筆的沉澱,折射了做實業應有的務實與專註。

然而,就是這樣一座似乎並不起眼的東部城市,卻擁有28個國家級製造業單項冠軍企業,數量居全國首位,成為中國製造不懼風雨的中堅力量。

剛緩過勁來,卻發現整個行業大打價格戰,沒有自主技術、沒有自主品牌,企業舉步維艱。茅理翔決定二次創業,深耕廚電,堅持自主研發、自主品牌,這才有了今天的方太集團。

聚焦芯片核心材料、瞄準智能傳感、發力“筆尖鋼”……細細梳理便可發現,這28家企業毫無例外地選擇向前沿技術、關鍵領域發起衝擊。有的和國際巨頭一較高下,有的甚至將目光瞄向“無人區”。這些企業中,有9家擁有國家級研發機構,平均有效專利200項。

一種堅韌不拔的實業品格一枚拓在展石上的厚厚手印,成為寧波幫博物館最搶眼的擺飾。館長王輝說,這是“紅幫裁縫”傳人戴祖貽的手模,因常年握刀剪裁,手部肌肉格外厚實。“來這裡的游客都會伸手一試,卻少有人能觸滿整個空間。”

9年前,剛剛成立的長陽科技就向這種材料發起“進攻”。持續加大研發投入,集中力量科技創新。今天,團隊不僅掌握了技術,更成為全球反射膜領域的“單打冠軍”,是京東方、富士康等知名企業背後的“小巨人”。

“我們老家有句話,本事大的人做大事。我只會做小事,就把小事做好,做到極致。”馬建榮笑著回答。

海天塑機董事長張靜章年逾古稀,仍堅持每年出國幾次,密切關註國際市場一舉一動,穩健地向國際化邁進。

從鋼材研製到墨水溝槽、彈簧製造,一支圓珠筆,貝發集團董事長邱智銘研究了20餘年。即便是無紙化生活已經盛行的今天,邱智銘依然在一支筆上做出10餘項專利,將看似幾塊錢的小買賣一點一滴“磨”成了數億元的大生意。

做實業,需要朴素專註;興實業,重在實實在在。

誠然,今天的中國製造面臨著嚴峻挑戰。但相對外部環境的改善,轉型升級的專註力才是真正的內因和決定性力量。

一群願意說“不”的企業家“我不會別的”“我不懂房地產”……在寧波,記者遇到很多願意說“不”的企業家。拒絕投機,不願露面,幾十年如一日“鑽牛角尖”。

像博德高科一樣,在寧波,有很多鮮為人知卻至關重要的企業。他們幾十年如一日專註一個領域,雖無耀眼光環或驚人規模,卻用潛心經營成就了當仁不讓的業界地位。

光學反射膜是平板顯示最核心的材料,被稱為信息時代的“眼睛”,曾長期被日本等國家壟斷。

國際化步伐同樣大膽。電腦橫機製造商慈星股份收購行業巨頭瑞士事坦格,均勝電子將日本高田收入囊中……“蛇吞象”的故事持續上演。

但茅理翔沒有放棄,瞄準電子點火器進行突圍,又將電子點火器升級為點火槍,一度做到產銷世界第一。

材料領域研發周期長、投入高。艱難時,供應商賬款還不上,團隊領不到工資。“做企業,哪有一口吃個胖子?關鍵就是認準方向堅定走下去。”勵行根說。把“小零件”做到最專、最精、最好,靠著這份鍥而不捨,天生密封件終成“小巨人”。

將每根數據線、插孔做到極致,公牛歷經浮沉,終成年銷售90億元的“插座大王”;投入、試驗、失敗、再投入,一次次跌倒爬起,江豐電子最終填補國內高純濺射靶材工藝空白……寧波這些企業的身上,都有著一股“能扛事”的勁頭。

一根絲,有時折射了一國製造的力度。

今天的中國製造在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必會面臨新舊矛盾的困擾,遭遇難以預測的挑戰。越是這個時候,就越要有堅韌不拔的意志,越要拿出水滴石穿的韌勁兒。

一枚手印,一種力量。持之以恆,堅韌不拔,直至成為行業的冠軍,是很多寧波企業共有的實業品格。

密封件,是重型裝備中極為關鍵的“小零件”,一絲一毫的差池都會影響整體運行安全。從記憶鋼材、石墨墊片到金屬塑性成形工藝,公司董事長勵行根團隊從材料起步,幾十年磨一劍,終以國產的“C型密封環”替代進口,打破了國外公司長達半個多世紀的壟斷。

低調、務實、嚴謹,“保守”的寧波企業在讀懂市場中得到市場的回報。

哈佛大學教授克裡斯坦森曾用“顛覆式創新”來描述後來者對先行者的超越,這種超越的根基源於膽識——敢於全力創新,敢於應對挑戰,敢於逃離舒適區,敢於面對失敗。

“很多人認為我在開玩笑。一個初創企業怎麼敢動國際巨頭的‘奶酪’?我們就是奔著攻剋壟斷去的!”寧波長陽科技公司董事長金亞東說。

從紗線研製、協同設計到數碼印花、智能製造,申洲將旁人眼中“不值錢”的製造做出令業內驚嘆的利潤率,改變了傳統的“微笑曲線”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