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长武已经习惯了见不到学生的教师节

  • 时间:

【足球教练猥亵队员】

“對,回答得非常棒!來,下一個!”馮長武露出驚喜的表情伸出右手,實際上面前只有一堵牆,他已經習慣了用這個方法在家練習怎麼講直播課。

下課,關機。剛剛手舞足蹈地講完兩個小時課的馮長武陷入沉默,一個人坐在安靜的直播間里。又是教師節,馮長武知道自己會收穫到滿屏的祝福彈幕和送花的表情包。但沒有學生走過來,對他說:“教師節快樂”。

教四六級英語和考研英語的新東方在線老師董仲蠡,最早在新東方的沈陽分校教大班課。長期教500人大班的董仲蠡很快發現,直播課和新東方的線下大班課極為相似。“講直播課,需要老師掌控全場、控制課堂紀律。”董仲蠡解釋,和美妝博主等網紅不同,在線老師必須控場才能完成教學任務、保證學生掌握知識,按照嚴謹的課程大綱完成教學任務。

“學生們想要的不是解決方法,他們想要的是一個老師傾聽、陪伴。”董仲蠡告訴界面教育,自己已經適應了在“網紅”和“老師”這兩個身份中找到一個平衡點。

只在英國一所私立學校教過書的孫旭彤,最不習慣的環節就是運營、推廣。運營部門試圖為她打造一個“肯定能火”的人設:甜美、性感、嫵媚、教英語的小姐姐。為了符合人設,她被建議多拍幾條抖音視頻,最好穿條露肩的裙子。

“新東方的班級教室越來越小,從500人班變成300人班,後來100多人的班也越來越少了。”董仲蠡對界面教育解釋,這已經成為整個教育行業的發展趨勢。隨著家長、學生們越來越註重個性化、差異化的教育,幾十人的小班、一對一教學是現在更受線下學生歡迎的教學形式。

在新東方教課的趙建昆,在2016年帶著一批線下老師們,與網易的教育分公司“網易有道”成立了一家專註大學生考試的合資公司“有道考神”。趙建昆告訴界面教育,在互聯網公司的話語體系中,老師這個身份存在短板,往往被認為只會做內容,不懂市場、運營、技術。

馮長武有些懷念在教室里教書的日子。

即使是教授年齡大一些的成年人,在線老師們也需要在講知識點的同時展現個人魅力,把學生變成“粉絲”,從而保證他們聽課、學習的勁頭。

在線老師不是教師節的主角。他們活潑的授課畫風,看起來不太符合傳統認知里“春蠶到死絲方盡”教師形象,有時候被當做老師中的另類,有時候不被當做教師,而是被稱為知識付費KOL、直播界的新網紅。

被孫旭彤視為職場導師的趙建昆,在運營微博以後粉絲數量已經超過300萬,被學生粉絲們稱呼為“建昆老師”。但也有人在評論區留言說:“他算老師還是商人?”

在完成教課任務的同時,董仲蠡也開始學會如何向網紅一樣,在直播時和學生互動。

他想起很久之前的一個教師節:推開教室的門,孩子們從教室後排跑到講臺上,抱著自己的大腿大喊“教師節快樂”。作為英語老師,馮長武聽著各種口音的“Steve老師”,想笑又想哭。

學會當網紅依托互聯網興起,在線老師被稱為教師隊伍中新興的成員。他們在學校之外的視頻平臺、直播間里上課,人數越來越多。在線教育公司滬江網校公佈,2017年僅滬江平臺上的在線老師數量就已經突破3萬人,增長速度比前一年翻了四倍。

“最多的時候,同時上我的課的學生有七八千人。”董仲蠡告訴界面教育,來到在線平臺之後他有種“火力全開”的感覺,新的平臺、新的前景讓他又有了努力的衝動。

“我可能不太是傳統的老師角色,有點像是產品經理。”孫旭彤解釋,自己需要在策劃文案里講清楚受眾、痛點、產品設計,再聯繫運營和市場推廣部門。

剛剛加入有道考神一年的孫旭彤告訴界面教育,自己進公司以後學的第一課不是英語教學,而是得到App里的《梁寧產品思維》。儘管她的職位是老師,但上課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備課,而是寫課程的策劃文案。

老師們習慣的說法,在互聯公司都需要被重新翻譯,讓產品經理和程序員們聽懂。趙建昆解釋,例如老師教案里常見的一個教學目標“充分理解並熟練掌握”,這在互聯網公司就行不通,只有把它改成要求用戶跟讀多少句子、語音系統評測正確率達到多少數值等等,才算是一個可以被量化、執行的“需求”。

這次轉化率數字意外地不錯,但孫旭彤還是被領導提醒,這種做法長期來看行不通。孫旭彤告訴界面教育,自己正在學會發自內心地把熬夜準備的課程推薦給學生,也開始在直播里偶爾提一句“蔡徐坤”“樂隊的夏天”,和學生打成一片,努力讓自己適應這些從線下轉到線上的變化。

馮長武在高思教育的線下班教了6年的小學英語,在2016年來到公司新開設的在線教育平臺“91好課”。由於學生年齡小、自我約束能力低,因此隔著屏幕的小學生們並不那麼守紀律。

“有時候和學生連麥,會看到孩子上課的時候在吃水果、刷抖音。”馮長武告訴界面教育,老師只能叮囑家長幫忙監督,然後想方設法讓自己吸引孩子的註意力。

“我們可能不是傳統意義上體制內的老師。”趙建昆告訴界面教育,由於教師資格證只針對中小學教師,所以在網上教授大學英語四六級、雅思、托福以及考研等成人考試的老師們,都無法報考教師資格證。即使能夠拿到教師資格證,走到線上平臺的老師們也不可能擁有職稱、編製、“特級教師”等等官方認證。

“我真不知道怎麼性感。”孫旭彤有些無奈地指著自己身上的軍綠色工裝外套。她不習慣炒人設,但當一名在線老師必須學會各種運營自己的技能,粉絲數量、課程銷量等都會和工作業績掛鉤。

然而走到線上,幾乎成為老師們必然的轉型之路。

在直播課里,在線老師首先要在上課前首先說一段自我介紹,推銷自己,例如曬出自己的獲獎經歷、學生數量、提分效果、學生好評等。“其實我覺得挺尷尬的。”孫旭彤告訴界面教育,自己很少“自我吹噓”,以前在那家英國的私立學校教書時,不需要告訴學生自己多麼優秀,也不需要向學生推薦自己的課程。

第一次上公開課的時候,孫旭彤意識到自己該賣課了,她猶豫了一下,最終對學生坦白說:“你們不要走,先忍一下,我要給你們推個課,不然領導要罵我了。”

董仲蠡告訴界面教育,在線老師需要更有人味一點。來到線上教課之後,他不僅會在被學生吐槽“上鏡臉大”以後健身減肥,再和他們聊聊瘦身二十斤的“正能量”。每次上課內容結束後,董仲蠡還會專門留出一段時間答疑,除了回答課堂問題,也會回答考研、找工作甚至“失聯怎麼辦”的問題。

“老師是一個有點特殊的群體,有人說老師清高,我覺得老師註重的是尊嚴、是影響更多學生、受到更多人尊敬。”馮長武解釋。作為新興的教師群體,在線教師們正在被越來越多的學生、家長接納,成為一個越來越有榮譽感、成就感的職業選擇。

線下超級大班課衰落之後,羅永浩、李笑來這些早期新東方名師已經離開,但還想教書的老師們必須尋找新的晉升通道。不受地域限制、仍然能夠大量招生的在線直播課,成為線下名師們維持名氣、收入雙雙上漲的新天地。

走到線上以後,老師們必須隔著屏幕教書,這是一項比想象中更艱難的工作。

馮長武的工作場地是一個狹窄的小房間,只能擺下一張桌子、一把椅子和一臺電腦。馮長武努力想象電腦的攝像頭是學生的眼睛,盯住,用眼神“震懾”屏幕另一邊的小學生們。他特意把上課的聲音變得比線下上課更大、起伏更誇張,變成一個對著屏幕“自嗨”的演員。

必然的轉型之路幾乎每個看起來成功的網紅老師,都經歷過不同的艱難轉型。

馮長武已經習慣了見不到學生的教師節,他找到了新的快樂。直播間里的學生越來越多,他們總是早早地進入直播間,等待馮長武打開鏡頭、出現在屏幕里。

上課的產品經理來到互聯網世界的老師們,需要適應的不只是把課上得有趣,還要學習互聯網的游戲規則。

然而在互聯網教育公司,最常見的一類課程就是負責引流、轉化的免費公開課。在線老師們在這些免費的公開課中展示自己的教學成果,吸引學生,教授一些知識點之後再推薦“完整版”的收費課程。

“作為老師,我不能跟網紅一樣完全地迎合關註,但是不能忽視學生。”董仲蠡告訴界面教育,上直播課必須費神地時刻緊盯評論區,及時和學生互動。和馮長武不同,董仲蠡教的大學生們既是學生,也是直接付費的消費者,他們對老師的好惡將直接決定老師的工作結果。例如課堂出勤率,這是新東方考核在線老師的指標之一,而受學生歡迎的明星老師,課堂出勤率自然會更高一些。

在線老師正成為教師隊伍中無法被忽視的群體。

吴亦凡恋情疑曝光中国男篮获第24名C919天秀画月饼伦敦又爆发游行邓超发孙俪黑照30公里收费750陈飞宇点赞事件英下议院议长辞职王嘉尔疑质问私生英下议院议长辞职朴槿惠案终审宣判吴秀波方否认复出30公里收费750华为P40或用鸿蒙吴秀波方否认复出英国政府叫停议会军训服蹲下就崩线制片人崔宝珠去世30公里收费750荷兰突发枪击案陈飞宇点赞事件国庆70周年阅兵LG当众质疑三星教师节祝福语帕楚里亚退役台风法茜袭击日本8万块礼服扔马桶周立波豪宅曝光蒋劲夫为妈妈庆生8万块礼服扔马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