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欣不知道这之前园长是否意识到李宇被遗忘在了车里

  • 时间:

【利奇马降雨分布】

記者查詢“深州發佈”上的消息看到,8月5日,該公眾號發佈消息為:據向深州市公安局瞭解, 2019年7月30日,深州市發生一起過失致人死亡案件。經警方調查,大馮營鄉某村幼童李某某(2014年12月出生),在大馮營康樂幼兒園上學。30日上午8時,受李某某班主任趙某某委托,園長孫某某駕私家車把李某某從家中接到幼兒園,下車時將孩子遺忘在車內,當日傍晚放學後,發現孩子在車內已無知覺,後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李程指向自家電動三輪車與私家車磕碰處“我兒媳婦在得知這事兒後,挺不高興的。因為當初選擇送孩子去鄉裡這個康樂幼兒園,就是看中了幼兒園每天有校車接送這個待遇,我兒子和兒媳在北京工作,家裡就我們老兩口照顧孫子,不可能每天接送孩子上幼兒園。”李程皺著眉說,“但是,我孫子上這個幼兒園半年了,每逢下大雨幼兒園就要求家長來接送孩子,表示不派校車了。之前我家也沒說什麼,這次因為接孩子碰了別人的車,還賠了錢,我兒媳婦就挺生氣的,認為是幼兒園不派校車接送孩子,我的車才出了這個磕碰事故。”

但爺爺還是把他送上了園長的私家車,並叮囑說:“園長的私家車都來接你了,怎麼可以不去幼兒園。”

袁欣痛哭不止,因為身體挺不住入院了好幾次。其丈夫也夜不能寐,瘦了一大圈,“一定要為兒子討回公道。”

吃早飯時的李宇也突然變得很懂事,平日吃著吃著就要爺爺奶奶喂飯,當天清早自己把一個雞蛋一碗粥都吃了,並沒有被“勸吃飯”。

此前,有媒體針對此事致電深州市政府,工作人員曾回應:“停園整改的決定有,有相關處理。”

“據警方透露,園長後來自首時說,她是因為下車那段時間,通過手機聯繫事情所以把孩子忘在了車裡。後來,有其他車輛接她去別的地方了,我孩子就一直被遺忘在了車裡。”李明氣憤地說,“這樣就把孩子忘了?如果真是這樣,當天氣溫三十七八度,可想而知我孩子在車裡得多受罪啊,最後死得多麼痛苦。”

幼兒園大門緊閉“園長和李宇的班主任已經被警方刑拘了。”李明一邊說著一邊提供一張整改通知,“7月30日,深州市教育局對這所幼兒園也下發了整改通知。”

同日,津雲記者全天多時段多次致電深州市政府宣傳部,電話也一直無人接聽。直到下午四點,津雲記者連續撥打電話後,宣傳部工作人員接通了電話,記者表明想對康樂幼兒園事件發生後,政府部門後續如何處理做相關核實、採訪,對方立即表示自己不瞭解情況,其他工作人員下鄉了,自己手頭有工作很忙,隨即掛斷了電話。

“隨後,孫雯上了這輛私家車,把車開進了幼兒園裡面,我並沒有見到她把我兒子抱出車來,或做出其他對我兒子的搶救行為,而是直接把車開到了幼兒園裡面。直到晚上7:07分,這輛私家車才開出了幼兒園。”袁欣告訴津雲記者,“後來,我兒子被送到深州市醫院已經過了晚上八點鐘。”

8月9日,津雲記者致電深州市公安局做相關採訪,宣傳人員表示:“關於該案件的內容,此前已經在微信公眾號‘深州發佈’上進行過通報,目前沒有其他再可以透露的,如果有進一步消息,我們會再進行通報。”

就這樣,李宇坐上了園長的私家車,這看似獨有的待遇,卻未料想成為李宇人生的最後一程。監控視頻:園長打電話遺落孩子?

前一天的一場意外讓他坐上園長的私家車李宇的突然死亡,由一件看似並不算大事的意外而引發,卻牽連出尤為悲痛的結局。

袁欣的氣憤有理有據,事發當天,由於袁欣與丈夫還在北京,是李宇的爺爺李程先發現情況不妙的。因為幼兒園通常下午五點半放學,而當天李宇六點半還未到家,甚至等到晚上7點,別的小朋友都到家了,還是未見李宇的身影。

從李宇家到幼兒園,車程只有十分鐘,李家人無論如何也難以相信,園長會把李宇忘在車裡。“通過警方提供的監控,我看到30日早上7點51分,園長把私家車停到了幼兒園門口的道路上,然後下了車就衝著幼兒園的院子那邊走去,走的過程中有看手機的動作。”8月7日,袁欣剛剛通過警方提供的視頻,第一次瞭解到事發當日早上幼兒園門口的情況。

李程如今回想30日那天早上,覺得孩子除了不願意上幼兒園的訴求外,其他都異常的乖。“孫子清早5點多就醒了,然後他把我叫醒,早上還寫了一會兒作業,從一寫到十,字跡比平日都工整,他奶奶還誇他突然進步了。”

家屬氣憤:為何沒有第一時間聯繫家長?

該整改通知中寫道:“大馮營學區康樂幼兒園:2019年7月30日你園發生幼兒遺落在接孩子的車上的事故,導致幼兒死亡。鑒於此事故的嚴重性和惡劣後果,根據《中小學幼兒園安全管理辦法》第62條第一款的規定,經深州市教育局研究決定:要求從即日起,你園進行停園整改;在深州市教育局沒有認定完成整改前,不得開園。”

李宇家屬提供,教育局要求幼兒園進行停園整改的通知8月9日,津雲記者全天多時段多次致電深州市教育局,電話並未有人接聽。

“那天因為下雨路不好走,所以幼兒園方面告訴家長,當天家長們要自行接送孩子,就不派校車接送孩子了。”8月7日津雲記者來到李宇家,李宇的爺爺一臉傷心地回憶事發前一天的情形。

7月29日,北王莊村大雨瓢潑,李宇家所住的平房院子外,周圍的土路泥濘而崎嶇,土路旁邊就是種植地。大雨之下,車輛經過這條土路時要尤為小心慢行,以防發生危險。

袁欣認為,先不論園長孫雯是否是真的在事發當日下午六點半左右,才意識到李宇被遺忘在了車裡。“我就想問問,她當時發現我兒子被遺忘在車裡後,為何不第一時間通知我們家屬?為何還把車子開進了幼兒園裡半個小時?”

目前,園長孫某某、班主任趙某某因涉嫌過失致人死亡罪,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而更讓李家人難以理解的是,園長當天接李宇上學,李宇的班主任是知道的。“孩子一直沒在班上出現,他班主任不去問問園長嗎?也不通知家長嗎?園長自己一整天也未想起過孩子?”李明實在無法接受孩子就這樣被遺忘而逝去的說法。

園長孫雯(化名)當天早上把私家車停到李宇家院子外後,和李程又協商了一下前一天李程碰車的事情,並表示“600元賠款我來付一半”。李程記得,當時園長的態度也挺好的。

津雲記者隨即聯繫到了死亡幼兒李宇(化名)的家屬,李宇的伯伯稱:“7月30日早上園長特意來接我家這一個孩子上學。當天放學後,其他幼兒園小朋友都回家了,我家孩子一直沒回家,後來才知道,園長自首說孩子一直被遺落在車裡死亡了,孩子爸媽得知這個噩耗都要瘋了。”

死亡幼兒李宇“我家孩子才5歲,平日可討人喜歡了,我怎能接受孩子就這樣突然沒了。”8月7日,津雲記者來到深州市大馮營鄉北王莊村,在死亡幼兒家中見到了其父親,他眼眶一直紅著,臉色非常陰沉,“孩子走後這些天我已經瘦了一圈了,孩子他媽傷心得幾度進醫院,現在園方也未出面給我們個說法,我們一定得為孩子討回個公道。”

李宇的父親李明(化名)坐在父親旁邊補充說道:“我妻子主要是擔心父親歲數大了,這次陪了600元還算小事兒,萬一以後再接送孩子出了大意外可怎麼辦,所以借這件事就和幼兒園方面進行了認真的交涉。”29日晚上,李宇的母親袁欣(化名)和班主任交涉了此事,班主任表示園長會向她解釋此事。

以往,李宇也有不願意去幼兒園的時候,在其央求下,爺爺偶爾會同意,李宇就會很開心。“孩子愛玩兒畢竟是天性,所以他吵著不去幼兒園我們也習慣了,事發當天孫子又說不願意去我就也沒在意。”李程紅著眼眶有些懊悔地說道,“哪知道,那是孩子這輩子最後對我說的話。”

隨後,袁欣報了警。後來,李程家原來當過村幹部的親屬給李程打來電話,告訴他:“別找了,你的孫子在深州市醫院。”李程一家人才知道孫子有了生命危險,李程趕到醫院時,醫生說:“你孫子送來時人就不行了。”

李程是家裡的小兒子,他還有一個大他四歲的姐姐。“早知道我就不出去工作,專心照看孩子們了,現在萬分懊悔也沒用了。”袁欣一提到兒子就忍不住掉眼淚。

8月7日,津雲記者來到大馮營鄉康樂幼兒園,幼兒園已經大門緊閉,並未看到人影。幼兒園招牌上有一個聯繫電話,記者撥打該電話,也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7月30日早上7點多,李宇坐上園長的私家車前,他反覆跟爺爺嚷嚷著“今天不想去幼兒園,今天不想去幼兒園”。

因為李宇的父母長期在北京工作,家中只有爺爺奶奶照顧李宇,所以當天,爺爺就騎著電動三輪車送他上學。“路倒是不遠,就是我家門口的道路太崎嶇不好走,從我家到幼兒園大概10分鐘車程。”李宇的爺爺李程(化名)說道。

隨後,她再次看到園長的那輛私家車,是在事發當日監控顯示下午六點半左右的時候。“那時候園長孫雯和幾個小朋友一起從幼兒園出來,看情形似乎是想用早上她接我孩子的那輛私家車,送這幾位小朋友回家。孫雯打開車門後,沒有讓這幾位小朋友上車,而是把這幾位小朋友又送回了幼兒園內。”袁欣不知道這之前園長是否意識到李宇被遺忘在了車裡,“但視頻中孫雯開車門那一刻,肯定知道我兒子被遺忘在車裡了,所以才把那幾個小朋友又送回幼兒園裡。”

剛過晚上7點,焦急的李程在幼兒園的家長群里詢問:“老師,校車到哪裡了?”雖然園長和老師都在那個群里,但是並未有人回應。李程將不妙的情況告訴了李宇遠在北京的母親袁欣,袁欣在晚上七點多到八點之間,多次通過手機聯繫李宇班主任和園長,但均沒有聯繫上人。

“現在,就是希望警方查明真相,還我兒子一個真正的公道。”李明痛心地向津雲記者表示,“因為我兒子屍檢時,家屬還看到兒子身上有傷,他的嘴裡流血少了一顆牙,一條腿的內側有很大一塊肉掀了起來,我們家屬實在想不明白,這些傷從何而來。”

送孩子的過程平安無事,接孩子的過程卻有了意外“摩擦”。李程在接孫子放學時,所駕駛的電動三輪車碰了一輛私家車,賠了人家600元錢。

據李明回憶,29日晚園長並未與妻子進行溝通。30日早上,班主任給妻子打電話,通知今天園長親自開私家車接她這一個孩子上學,同時當面向家裡解釋此事。

通過警方提供的監控,袁欣看到事發那天早上園長從車裡下車的同時,並未有自己兒子的身影。

【津雲特稿】河北深州一幼兒被園長遺落車上身亡家屬質疑:園方一整天就沒想起孩子?  8月6日,有媒體報道稱,河北衡水深州市大馮營鄉一幼兒園園長,將園內幼兒遺落在車上,造成幼兒身亡,涉事園長及一名老師已被刑拘。

幼兒園已停園整改家屬盼“還兒子一個公道”

當地村民告訴津雲記者,周邊的幾個村有許多私立幼兒園,規模比較小。李宇上的這個大馮營鄉康樂幼兒園,還算規模中上等的,至少開園三四年了,以前也沒聽說出過什麼不好的事兒。“農村人家就近上幼兒園,就是圖個看孩子,別有什麼大磕碰就行了。”村民們坦言。

“我兒子上這個幼兒園才半年,當初也是圖有校車接送。半年費用3000多,在周邊幼兒園也算中上等費用了。”李明說,“園長是女的,目測40多歲,她家還在周邊開了一所私立小學。園長平日看著人還是可以的,沒想到這次我兒子坐她的私家車能出意外。”

得知李宇的死,李宇父母開車立即從北京趕到了深州市醫院,但為時已晚。